悠悠一曲
Time: 2016-11-28 21:30:00

我一直认为,忙碌中看书是一件很恰意的事
在穷途挣扎,陌路彷徨却心怀感动的人,尘曲。其实我也想一个人安静的去远方...


不曾拥有某样东西,那所谓的缺失就无从谈起。
你太淡了。原谅我,你只是在我的生命里太淡了。有一次在周云篷的民间演唱会上,
他做出了求助的示意,于是旁边的人走近,俯首问,有什么事吗?周云篷说,现在开了几盏灯?
那个人说,两盏。周云篷说,那关掉一盏吧,听众只需要我的音乐,而我不需要灯,
所以这样浪费了光明。世上原本有很多路。有些,走的人少了,渐渐就不成了路。就让我们继续与生命的慷慨与繁华相爱;即使岁月以刻薄与荒芜相欺。好多事就像雨天打着的伞,
你冲进房间就狼狈仓促地把它收起来扔在了一角,那褶皱里仍夹着这夜的雨水。
过来了很久再撑开,一股发潮的气息扑鼻而来,即使是个晴天,也会令你想起那场遥远的雨。
人生往往只是一个因为脱口而出所以不够通顺的陈述句。并且即使有所欠缺,仍没有第二种假设。
总有那么一些时年。怀揣着急切渴望被他人认真检阅的悲伤和激情,
对路途抱有过分的单纯和过分执拗的回忆你我之间如七律古诗,你挥笔定了首联,
我得削砍了我的意志以求对仗你的平仄、意境,末了还要为你压韵。
--摘自《尘曲》——七堇年--

None
暂无评论,赶紧来抢占沙发吧
C

Enter Nickname:

Input Content:

W